环球快讯 - 提供国际知名企业新闻和最新资讯

网站地图关于我们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独家娱乐 > 淮予书楼【陆青山】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
淮予书楼【陆青山】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
时间:2021-12-24 09:20:48人气:459来源: 互联网






dihun202112淮予书楼【陆青山】全文继续阅读+好书已完结+未删减畅读

淮予书楼/hysl669淮予书楼 -
顿了顿,老者继续说道:“老夫这里有一卷《天龙不灭功》,配合天龙之心,可让你有成神的资格……”
抬手间,老者打出一道光芒,没入了陆青山的眉心处,顿时,一卷晦涩难懂的功法出现在了陆青山的脑海中。
“老夫力量用尽,会陷入长时间的沉睡中,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……”最后一句话说完,老者的身影渐渐模糊,最终化作一道紫色的光芒,落在了陆青山的胸前。
陆青山连忙低头看去,他的胸前,因天龙之心的融入,使得伤口已经恢复,只留下了一点浅浅的疤痕,而如今,在那里出现了一道紫色的印记。
“前辈……”陆青山低声呼唤,可那紫色的印记内,根本没有半点声响传出。
“前辈,你放心,我陆青山一定会为你报仇的!”陆青山隐隐猜测出了一二缘由,不由沉声道。
夜幕已经降临,陆青山抬起头来,看着天龙山下万家灯火,双拳紧握,咬牙道:“林姗姗,还有大云国的九王子,你们夺了我的圣心,可万万没想到我得到了一颗天龙之心,而且还是神的心脏吧?”
回到族中,陆青山关上房门,立刻开始了修炼。
年仅十六岁,陆青山便开了七脉,被称作王城第一人,那个时候,他体内蕴含了圣心,开出的七脉,为圣脉。
而眼下,他得到了天龙之心,自然可以将之前的圣脉,转化为龙脉,而且,因为这天龙之心也是神的心脏,那么,开辟出的龙脉,也是神脉。
无论是龙脉,还是神脉,比起圣脉都强大太多太多。
咚!咚!咚!
天龙之心,有力地跳动起来,一股股强大的气血从天龙之心涌出,涌入那七条圣脉内,洗刷着圣脉内的一切。
一股剧烈的疼痛,从体内传来,仿佛圣脉生生要被扯断似的,让陆青山全身颤抖,不断地冒汗。
“一定要忍住,一定要忍住,经历过这个阶段,我的圣脉才会变得更强大!”
陆青山咬牙,为自己打气加油,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。
半个时辰过去,七道巨响从体内传来,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。
随着雷鸣出现,七条经脉内不再疼痛,反倒觉得十分舒畅。
隐隐的,陆青山可以听到,那七条经脉内,隐隐有龙吟传出,同时,他能感受到,经脉内神光四溢。
“既是龙脉,也是神脉,那么,以后就叫你神龙脉吧!”陆青山淡淡道。
眼下,他虽还只是开了七脉,可与之前的圣脉比较,一个天,一个地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感受到浑身都充满了澎湃的力量,陆青山完全有理由相信,现在的自己,完全可以吊打数十个过去的自己。
“接下来,我还要开辟出第八、第九条神龙脉,唯有九脉齐开,我才能开辟出气池,修炼《天龙不灭功》……”
咚!咚!咚!
在陆青山的控制下,天龙之心不断涌出大量的气血,冲击着第八条神龙脉。
剧痛,再次传遍全身,不过,陆青山生生咬牙坚持着。
一夜的冲击,使得第八条经脉,开辟出了一成。
“再有不到十天,这第八条神龙脉,就可以完全开辟出来了,真是不敢想象,放在以往,以我的圣心去冲击,起码得三个月的时间!而且,那还只是圣脉,与这神龙脉根本没有可比性!”陆青山暗暗道,抬头看向窗外,天色已经大亮,于是起身开始洗漱。
刚洗漱完毕,一个家丁冲进了房间,对陆青山满脸焦急的叫道:“少爷,不好了,出大事了!”
陆青山皱皱眉,脸色有些难看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家丁看到陆青山的脸色不太好,连忙弯腰行礼赔罪,同时快速说道:“少爷,姗姗小姐天一亮就过来,扬言少爷已经变成了废物,要退婚!”
“什么?”陆青山顿时大怒,脸色阴沉,“林姗姗,你还有脸来退婚?”
陆府,迎客大厅。
“陆老爷,这三年来我与陆青山在一起,的确很幸福,陆青山也曾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。”
“可如今,陆青山成为了一个不能开脉的废物,这件事,还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王城,弄得人人皆知!”
“我林姗姗虽然不才,可也已经开了八脉,岂能是一个不能开脉的废物可以高攀的?”
林姗姗的声音,带着一丝冰冷响起,陆青山失去了圣心,自然也就没了继续开脉的资格,所以,她并没有说错。
至于,陆青山不能开脉的事情,一夜之间便传遍整个王城,自然是她与九王子的谋划。
“还有,今天早些时候,我已经通过了九王子的师尊玄水长老的测试,成为了其亲传弟子,也成为了九王子的小师妹……”
“所以,陆老爷,你觉得一个不能再开脉的废物,还能配得上开了八脉的我吗?”
林姗姗声音中如带着根根长刺,势要将所有人都刺个通透。
陆天虎脸色铁青,若非林姗姗所说,他根本都不知道陆青山已经不能开脉,他心里已经肯定,陆青山绝对出了意外,否则,林姗姗断然不会这么说。
但是,无论如何,这婚绝对不能退,陆青山身为王城年轻一代第一人,一旦退婚的消息传出去,那么就会彻底沦为王城所有人的笑话,让陆青山永远都抬不起头来。
“姗姗,这婚约是三年前我和你父亲所订,所以,要退婚,那也得你父亲亲自来退!”
陆天虎自然也有其自尊,岂能任由一个小丫头在这里逼迫?
“得我父亲亲自来退?哈哈!”林姗姗露出嘲弄,道:“这件事我父亲已经默认,只是,他老人家面皮薄,所以只好由我亲自来了,今天,这婚约,我林姗姗必须要退,我可不愿嫁给一个再也无法开脉,也无法修炼的废物!”
听到这里,陆天虎哪里还能不明白?
可这婚约不能退!一旦退了,让青山怎么活?
陆天虎暗暗咬牙,可眼下,也只能委曲求全,道:“姗姗,你们毕竟有着三年的感情,不如你再等等,我和青山先沟通下……”
“笑话?还想着沟通?”林姗姗大笑了起来,笑声中满是嘲弄,“这么说吧,陆老爷,今日我来退婚,也是家师玄水长老的意思,家师不希望我在俗世还有累赘,当然了,陆老爷可以将这当做是胁迫,可是那又能如何呢?区区一个陆家,敢对天岚宗玄水长老的亲传弟子出手么?”
“林姗姗,你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,好歹毒的手段,你把我害到了这个地步,居然还有脸来我家退婚?”
大厅外,陆青山怒火滔天,踏步而来。
听到陆青山的声音,林姗姗闪过一丝慌乱,可旋即就镇定了下来,道:“陆青山,你已经成为了废物,再也无法开出一脉,所以,还请你放过我,不要来祸害我了好不好?”
“祸害你?”陆青山怒极而笑,摇摇头露出嘲讽,道:“好,是我祸害你,既然如此,那我就给你自由!”
说完,陆青山连续几步走到桌前,奋笔疾书!
唰!唰!
笔停,书成!